书法大师花城主关门弟子

沉迷梦间集,楚留香手游和墨香铜臭不能自拔

哈哈哈哈哈一个比较沙雕的香仔


儿子好看
女儿也好看
噫呜呜噫
整天沉迷截图根本不想做任务

楚留香手游 · 各门派台词(含沧海)

非常喜欢云梦啦
“踏歌蓝采和,世界能几何。
   红颜三春树, 流年一掷梭。
   古人混混去不返,今人纷纷来更多。
   朝骑鸾凤到碧落,暮见桑田生白波。
   长景明晖在空际, 金银宫阙高嵯峨。 ”

崔醉薇:

lofter排版有问题,有兴趣的可以到石墨文档再看一下,链接☞https://shimo.im/docs/CgqKadNUKacoPFK0/


黑体字是每个门派的诗


华山


千里赴会成一诺,泰山五岳倒为倾


剑斩世间不平事,浮云深处藏功名


千山冷落凌云道,一生疏狂剑并萧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


龙游见底寒潭彻,剑在匣中作狂歌


少林


金屑眼中翳,衣珠法上尘


参悟不破,地狱难空,愿庇世上人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门前阿罗汉,金刚铁骨皮


眼前因果孽障,当下喝破执迷


云梦


世界能几何,红颜一春树,流年一掷梭


朝骑鸾凤到碧落,暮见沧海生白波


问君何所苦,心安体亦舒


迷途梦里生邪见,大道何人为旨归


梦里不知身是客,是耶,非耶,化为蝴蝶


武当


不昧本来,太虚明月流辉过


抱元独坐,云去无心,大道无我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其复


暗香


瞬目迷千劫,荼蘼业纷纷


无我亦无念,九死必一生


风冷寒鸦渡,月照刃如霜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邪门曲教自缠绵,死堕阴囚,永劫镇黄泉


沧海


十年梦兮一俯仰,新曲难兮旧时腔


问摇光兮何以往,步沧海兮笑痴常


垂钓沧浪里,棹歌海上船


悲莫悲兮生别离,乐莫乐兮新相知


贤不必寿,愚不必夭,生无定年,死无常分

高亚男师姐真好看!!!!

瞎jb写
想写小说,可是自己的幼儿园文笔烂到爆炸
不敢写

大概就是写一些俗俗的爱情故事
虽然平时自己吃脆皮鸭但是想写bg
想写古风,可是积累不够,害怕各种穿越和雷
所以我在想架空会不会好着手一点

大概就是这样一个故事
脾气超好的杀手男主x凶凶又浪浪的医生女主
车遥x君如月
君如月天天跟车遥闹离婚,遥遥:你就是把我打死我也不和你离婚。

存个稿

沾满了血的双手,如今却传来三春暖意。

君如月回家,左手提了一条鱼,右手提着医药箱,没手开门,正准备一脚踢开们,却没料到门自己开了。
不用说,车遥给她开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回家时门都是虚掩着的,她问车遥,车遥说:听见你的步子了。
君如月打趣问他:你怎么能确定那是我,不是坊东边傻大个来讨糖吃?
车遥说:傻大个步子重,你步子是有节奏的,轻的,像杨柳楼舞娘腰鼓的鼓点,我分辨得出来的。
君如月想,真是个呆子,一板一眼的解释,一点儿也不有趣。
真的,车遥就是这样个无趣的人,只会闷头洗衣服。
因为洗衣服,还遭了坊间妇女们笑话,你想想,一个大男人,和妇女们排排坐着洗衣服,要多突兀有多突兀,要多别扭有多别扭,女人们打趣笑他:“呦,令爱是有多少衣服,自己都洗不过来了,要你洗呀?也是,你家里挣钱的活都是那位干,不给人家伺候舒服了,人家哪天一纸和离休了你哈哈哈”――是带一点点羞辱的意味了,坊间的女人嘛,认为男人洗衣服没出息,她们都是把家里男人伺候得舒舒服服的,没见过车遥这种男人伺候女人的,总要找个理由解释,这种时候车遥都是不予理睬的,但若恰逢君如月路过,叫车遥一同回去,这样的话被她听见了,说话那人第二天就会鼻青脸肿地出现在街上。
今天进了门,车遥自然还在洗衣服,饭菜都备好了,接过君月手里的东西,欲开口说什么,却被君月抢了个先。
“车遥,离吧。”她不似往日的神采奕奕,淡淡说道。
然而空气中静静的,回答她的只有锅盖揭开的声音。

我不会画男孩子
哇……
戴花花

画画女儿
女儿叫如星!!
愿我如星君如月的如星!
当我线稿打完我发现我把纸用反了
翻过去应该是正面
然后进行了一系列没什么用的补救
反面上色我这全是试过了极其不好用

今天我见识了好友20万+战力的归一
社会社会
没有我归皇打不了的本
属性克制不存在
摸一个艾莎(划掉)奶归
我天天产你的粮,不信你不来

想画画!画俩兄弟!
从大佬那收了个小时候两个兄弟的剧情图
自己截了第一章最后的那个相遇
啊,我永远爱他们
刚好在听歌,想着这一路走来,他们真是太好了。
“此生披荆斩棘  夺得盛世  复海清河晏
   兄弟相照肝胆 风雨不变是相伴
   此情高山流水 雨中撑伞 雪中送炉暖
   江湖儿女 一如当年”
我真的是非常喜欢这次活动的feel
家国和兄弟情
从万仞云端的重阳宫到血淋淋的襄阳
从秋水教导天罡“欲修道先立人,若天下不存则全真怎立”
到小屠龙给无剑“若我战死你按这个图的画的据点守城”的嘱托
处江湖之远而念庙堂之上
是这个游戏的中心思想了
两个小小的人呀,还没有自己的本体高
明知在那场战役中绵延百年的大宋国祚将破
他们还是做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固守
你可以说他们是多管闲事,可每个时代,都有多管闲事的人,最后他们被写进史书,成为万人敬仰的英雄